顶点小说网 > 侠影见风 > 第七十一章 天灾,人祸

第七十一章 天灾,人祸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,渐渐爬上了窗棂,斑驳的投影映照着岁月经年。

    廷飞和钟翎迷迷糊糊的在庭院中醒了过来,看着这太阳,应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……

    慵懒阳光下的那份安然,那份静谧,让曾经粗糙而坚硬的灵魂,变得日益清澈温软,曾经的忧愁与悲伤,也在温润如玉的午后的时光中,化作片片碎玉,随风而逝。

    廷飞和钟翎站立了起来,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听着落水的声音,原来两人眼前是一泓清泉,那泉自下而上喷涌而出,形成漫天飞雨之状。

    两人转到正前方,那是一个威武的喷水青龙头,那龙头威武霸气,全身都由青铜铸造,两根龙须也用青铜铸造,经过了时间的推移,斑斑锈迹使这龙更加具有神秘感。

    昨晚的血迹都凝结成了块,血迹在这里就终止了,廷飞两人也回想不起昨晚的事情了,只记得彭泽被逼退之后,两人在这里停了下来,一阵寒风吹过,便感觉到身体一抽搐,便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高云淡,洒出水池的水蒸发到了辽远的天空,淡蓝色的天空飞过一群自由的鸟儿,廷飞两人刚想走,突然有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打破了宁静。

    “两位少侠,老爷请你们厅堂一叙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很有礼貌的向着二人说道,看她的样子,应该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了。

    廷飞两人跟着她到了厅堂,几个仆人在清理着地上的血迹,看起来府邸还在正常的运作着,阿梅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廷飞一想,不知昨晚又死了多少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心情沉重的走进厅堂,里面的正是满脸惆怅的孙谋。

    孙谋一见两人,便毫无顾忌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廷飞只是默默的扶起他,拍拍肩膀,像是安慰着那孙老爷。

    “大侠,我孙谋别无他用,只能做牛做马来报答你。”

    孙谋先是跪着不肯起来,廷飞拖着他颤颤巍巍的身体到了那宽椅上。

    “人性本善,回头就好。”

    心情烦躁的廷飞也话不多说,直接开始询问龙吟剑的线索……

    孙老爷擦干了几滴老泪,便开始回忆。

    多年前,凉州城也是一个大城,不知何年何月的一个夜晚,火光从空中滑过,这就是天降天石。

    天石落下三日,红尘村里出现了一位道士。

    那道士一袭道袍,背着个黑长匣子,帮着红尘村里一家一户的祈福,解决困难,大家都敬爱他。

    他在天石陨落的地方建了个陨坛,每天做着法事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城里便传出来陨铁是宝贝,便争相前往天石出肆意挖掘天石,道人奋力阻止着他们,只不过一人难敌五虎。

    徐州城里的人们鬼迷心窍,将天石放上了赌桌。

    那时的孙谋还是个富商的花花公子,地位不被人看中,便整日的赌,不务正业。

    时过境迁,那些零散的天石全被天赋异禀的孙谋赢了过来,孙谋便被称为赌王。

    很快孙府便是徐州城里的大户,赌的习俗便在城里蔓延开来……

    不出一月,那徐州城便被九宫阁的人盯上了,他们派了彭泽驻守此地。

    他们以孙府上下的安危胁迫孙谋交出天石,孙谋只得交出了天石,便从命于九宫阁。

    老道人以算命先生的背景找上门来,以性命相托交出了仅剩的天石还有那黑匣。

    “若待有缘时,自有有缘人。龙吟破匣时,缄默霜月明。”

    老道人只是交代了一句话,便扬长而去,消失在了徐州城,红尘村为了纪念他,便将那大树称为红尘树,一有人又难解的问题,或者愿望,人们便会把愿望写在红布条上,挂在树上,希望愿望能成真……

    果然每个城都有故事,繁华的背后不是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呢!?”

    廷飞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少侠且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廷飞重拾了信心,两人紧跟着孙谋又回到了远处,正是那水池处。

    只见孙老爷走进水池,把手伸进那龙嘴,一伸一拉,听见一声沉重的拉门声,水池上露出一门来,那水便倾泄而下,不一会儿,水便流干了。

    那通水口也便完全显现出来,孙老爷已经全身湿透了。

    廷飞和钟翎跟着孙老爷走了下去,那路已被水漫过,众人踩着哒哒的水声,走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那地下渐渐明亮起来,众人眼前出现的是一条地下暗河,流逝的水声哗哗作响,流向了未知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孙老爷,这地下暗河流向哪里?”

    廷飞觉得这里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“流向城西的大运城河,运城河的渡口处,便是那彭泽的金兑轩,他们掌管着徐州城的货物流通,还有过往的船流。”

    孙老爷边走边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还有人知道这里吗?”

    廷飞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人,这里常年都漫着水,应该是没人可以潜入。”

    说罢众人便来到了一铁门前,那铁门与那地下的墙紧密相合,不留一丝痕迹……

    墙边有两个狴犴锁,口中各有一个生锈的铜环,左环与右环紧紧相连,只有右环才是钥匙,一但拉了左环,整个门就会被锁死。

    孙老爷拿起右环,奋力一拉,脚下一滑,差点摔倒在地上,那铜环却也毫无动弹,里面应该已经都生锈了……

    廷飞扭扭头,活动了一下筋骨,紧紧握住那铜环,使劲了全力,那铜环才渐渐的被拉了出来,那锈迹斑斑的铁链见证了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门往右边缓缓拉开,一股潮气铺面而来,里面一览无遗,只有一个石桌,周围散落着黝黑黝黑的石块,便是那天石了。

    映入廷飞眼帘的便是那黑长木匣,虽然尘封多年,但还是有一股魔力吸引着他们。

    孙老爷站在门口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廷飞和钟翎慢慢的走进,不知不觉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,这气场似曾相识,廷飞还没想起,手便摸在了那纹路清晰的黑匣上,哪黑匣透露着一股陈旧的朽木气息,外面却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街道上人来人往,口今坊的大门还是和人们往日眼中的口今坊一样,门紧锁着。

    袁媛和可可正趴在窗口看着人来人往,二人眼中的小虎正往客栈的方向走去……

  http://www.23uszw.com/0/462/19357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3uszw.com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u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