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侠影见风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刺杀

第一百五十八章 刺杀

    〈挥挥手就当万语千言,明天要走更远。〉

    潇潇雨未歇,静待暗杀时……

    “杀气……”

    廷飞护着身后的所有人,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,这股力量不同于那晚的小喽啰,完全凌驾于他们之上,功位已超天罡……

    廷飞不见那人的身,只见那人之影,众人刚反应过来,廷飞便一刀砍将下去,正对着那人的速度,雨滴落在众人身上,众百姓慌乱逃离……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冷言冷语……

    跟着他的速度在竹林中打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众人也顾不上廷飞,只与众黑衣人打起来……

    况大哥带着刘老爷躲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义膺不减当年风采,与众人打斗……

    “当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老爷当心到……

    廷飞正与那林中之人打的正欢,却不知一个残影将义膺摁倒在地,义膺动弹不得……

    “义膺!”

    刘老爷跑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黑衣人就此收手,隐藏在了竹林深处……

    廷飞一刀劈将下去,那人却只是一道残影……
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

    廷飞大声吼道……

    雨淋着众人,义膺做了那人一个把柄……

    “虚幻剑谱在哪!给你五个数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手持短匕,威胁着刘老爷……

    “五”

    刘老爷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义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。”

    “住手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刘老爷身体在颤抖……

    “三”

    那人不慌不忙,不抢时,稳健。

    “不要给他!”

    义膺瞪了一眼……

    “二。”

    “剑谱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。”

    刘老爷快脱口而出却噎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缕鲜血迸溅了出来,那人便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义膺倒在了地上,眼睛还睁开着……

    “义膺!”

    众人围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梅雨节已经过了三天了,人们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……

    廷飞不见了,众人寻了许久……

    钟翎走着走着便到了厨房,里头飘出水煮鱼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水煮鱼!”

    钟翎一想,往左疾跑一段距离便到了之前困住她们的小柴房。

    钟翎深吸了一口气,轻轻地推开了们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廷飞正坐在地上喝酒。

    两人相顾相望,既无只言片语,也无多余动作。

    钟翎默默地在廷飞身旁做了下来,拿起一坛酒便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钟翎,你干什么,你不会喝酒!”廷飞起身去夺钟翎手中的酒坛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喝吗,我陪你喝。”

    钟翎紧紧握着酒坛子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廷飞一把夺过酒坛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副样子还当我活着吗!”

    钟翎看着眼前的廷飞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廷飞扔掉了手中的酒坛子,紧紧地抱住钟翎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活着最重要的人了,可是为什么我去哪……哪儿就有我保护不了的人,我不敢想象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袁媛和小刀还在漫无目的地寻找着廷飞,直到看见一个丫鬟端着香喷喷的水煮鱼从眼前经过。

    小刀和袁媛对了下眼便向小柴房跑了过去,一进门正看见紧紧相拥的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因眼前之景又一次对了下眼,默默地退出门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袁媛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正想走便被廷飞叫住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廷飞轻轻地拍了下两人的肩膀,便向老爷房中走去。

    刘老爷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了下来,况大哥擦了擦汗,正打算出去,一开门就看见了眼前的廷飞。

    廷飞挤了挤况大哥便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孙老爷,虚幻剑谱在哪里!”

    廷飞直言不讳,他想拿到老伯口中的虚幻剑谱,既能继承老伯的遗志,又能将敌人的目标引向自己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况大哥脚步一怔,转过身来看着老爷。

    “恩人,虚幻剑谱乃家传宝物,只是老父走后,我确是不知道在哪,义膺生前一直携带着剑谱寻找有缘人,我便再也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孙老爷说话没有一点停顿,看起来没有一句隐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况大哥冷冷地丢出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众人的眼神便聚焦于况大哥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,我被赶出刘府,义膺兄弟就找到我的住处,给了我个锦囊,说只等侠义之士。”

    说罢况大哥和廷飞等人便来到了城外小屋。

    况大哥取出尘封已久的香囊,里面躺着一张泛黄的纸,上面画着的是刘府特有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众人围着这图团团转。

    “这印记像一座山……又像火。”小刀看着入神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只有廷飞注意到了搁置一旁的锦囊。

    “线索不在纸上,纸上的标记众所周知,线索在锦囊上。”

    廷飞拿起了满是尘土的锦囊。

    乍一看,这锦囊也与市场上的锦囊无异。

    廷飞看了一圈,将锦囊由里而外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绣着“杨朱路,泪玉池。”

    “况大哥,可有想法?”

    廷飞不知何意,便请教况大哥。

    “杨朱路指的是岔路,池就是荷塘的意思,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跑出了小屋,小屋旁的正是荷塘,不过正值春季的荷塘已经是枯枝败叶的荒凉之地了。

    “杨朱路……”

    廷飞在荷塘边上走着。

    脚下的青石板虽形状不一,但却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廷飞停在一块青石板上,往左便是郊外,往右便是城中。

    这便是侠和人的杨朱陌道。

    况大哥拿来铁锹撬开青石板,挖地三尺,终于挖到个木箱。

    那木箱虽已沉睡三年却依旧坚挺。

    廷飞打开木箱,便见本泛黄剑谱。

    虚换破匣,傲风倾城。

    北镇之劫,恍如昨日。

    一切都恢复了安定,孙老爷还是百姓眼中的孙老爷,只是,孙老爷摆脱了九宫阁的禁锢之后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廷飞一行人整理着行李,该走了……

    阿粼还是没有回来,义膺却永远的走了。

    失踪已久的虚幻剑谱现世,又将倾起怎样的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明天就是义膺的头七了,孙老爷正吩咐着下人们置办些许祭拜用的东西,门外却响起了间断整齐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老爷,有个自称樊七公的老者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有请。”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23uszw.com/0/462/991374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3uszw.com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u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