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重生之猎爱萌妻 > 第48章 你这么腹黑

第48章 你这么腹黑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,靳君迟确实闲庭信步像是在逛街,我打起精神来认真地走才勉强跟得上他。而且,我可以肯定,靳君迟有故意放慢步子等我,如果他不管不顾地往前走,我就算用跑的也跟不上,毕竟人家有大长腿真是没法比……

    上到半山腰,我已经累得满头大汗。就算以这个速度爬到山顶应该也会错过日出,而且越往上走越陡峭难行,我却更没力气,这个速度也无法保持。我用手撑住膝盖喘气:“靳君迟,我们谈谈呗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靳君迟偏着头看我,那表情似有不满。

    “上去也赶不上日出,我们回去好不好?”我一脸希冀地望着靳君迟,就差对他放电了。

    “你求我的话,我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咯。”我决定把节操先喂了伯爵,只要能轻松点儿,丝毫不介意卖萌耍滑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跟我说话?”靳君迟故意往左右看看。

    哎呦我这暴脾气,这里除了我俩根本没第三个人,难道我是跟空气说话?要是在山脚下,我绝对掉头自己回去了。可这是在山里,我一个人不敢走啊。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我忍!可这称呼着实为难,我一直都是‘靳君迟’‘靳君迟’的叫他,但我可以确定,现在这么叫,他绝对会装作听不到。

    叫‘君迟’?艾玛,这扑面而来的酸腐气呐。

    ‘迟’?还‘早’呢……

    ‘阿迟’?太亲密了,我叫不出口。

    靳君迟对我的纠结万分,简直就是无动于衷,懒懒地瞟了我一眼,然后耐心耗尽继续往山上走。

    好吧,本宝宝豁出去了:“老公,我们休息一下就回去吧,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靳君迟身体僵了一下然后转过身,反正都这样了,卖萌又不要钱。我双手合十搭配星星眼,再附赠嘟嘟嘴:“老公,我真的走不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靳君迟几步走到我面前,在我唇瓣上轻轻一啄:“走不动了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我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抱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还没明白靳君迟说什么,他一手扣住我的腰,另一只手托住我的腿弯,公主抱标准示范。我顺势搂住靳君迟的脖子,可他开始走我就傻眼了——人家二少爷不是往山下走,而是继续往山上走,“你走反了!”

    “带你去看日出。”靳君迟虽然抱着我,可行进的速度比刚才却快了好几倍。虽然是爬山,感觉却是如履平地。行,你牛!

    不知道运气实在太好,还是靳君迟对时间掌握得太精准。我们刚登上山顶,就看到灰蓝色的天空慢慢晕染上橙粉色,绯色不断地漫延开来,最终铺满整个天空。东方的色彩越来越浓,鲜红的太阳一跃而出,万丈金光瞬间绽出华彩。阳光照在山间云端,晨雾渐渐散开,四周的景物变得明媚鲜活起来。日出只在一瞬间,可那壮观的场面太震撼了。为这样的景色爬到山顶,确实值得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……带我来看日出……”这谢道的虽然有那么点儿矫情,但我是真心诚意的。毕竟,如果不是靳君迟抱我上来,以我半途而废的心态,与美景只能是错过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要谢我了,早上是谁发脾气想用枕头砸我,还毫不犹豫地要‘选项二’的?”靳君迟刮了下我的鼻梁。

    我眨眨眼睛,靳君迟太邪门了,连我想用枕头砸他都一清二楚的:“看透不说透才能做朋友……你这么毒舌,活该没盆友!”

    “首先,我没打算跟你做朋友;其次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没朋友了?”靳君迟傲娇地挑挑眉,“我是对身边的人要求很高——宁缺毋滥。”

    “你吧,说好听点儿就是挑肥拣瘦;说直白点儿,就是眼光差。”一想到邵杰动不动就满嘴喷砒霜,我对靳君迟的朋友真不抱什么幻想。最主要的是,但凡是个厚道人,都得被靳君迟虐哭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你眼光比我好,尤其在择偶这块儿。”靳君迟认真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……”我刚想嘚瑟一下,就发现自己被靳君迟给绕进去了,他的意思是,他眼光不好才选了我;而我,眼光好就选了他。靳总,麻烦你自我感觉别这么良好行么。要不是怕靳君迟把我扔在山上不管,我就直接吼他了——我眼光好着呢,要不是你强买强卖地带我去扯证,想让我选你?做梦大概能实现的快一些,呵呵哒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了?”靳君迟一脸戏谑。

    “聊个天都这么坑,你能活到现在没被人打死也是奇迹了。”我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想打我?也得有那个本事才成。”靳君迟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太阳升起来后,气温明显升高。我把外套脱下来绑在腰上:“我们快回去吧,一会儿就热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走吧。”靳君迟点点头,然后转过身半蹲在我面前。如果我没理解错,靳君迟这是要背我下山?这不太好吧……靳君迟看我半天没动,催了一声,“愣着干嘛,快上来!”

    “我能走,就是走得慢点儿。”山路本来就难走,就算背个小孩子都很吃力,何况我还不是小孩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会有蛇?”靳君迟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有啥?蛇!我怕各种爬行动物,尤其是蛇。靳君迟话音未落,我已经窜到靳君迟背上,紧紧抱住靳君迟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靳君迟在我手背上拍了一下,“松一点儿,你要谋杀亲夫?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蛇?”我往四周看了看,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靳君迟选了条小路,迈开步子往下走:“想看蛇?顺着这边往山阴面走,翻翻草丛石头,肯定不难找到……”

    ‘找’?那就是目前没有呗!为了吓唬我编出来的?靳君迟,你这么腹黑真的好么?

    “要看吗?”靳君迟说着就往山阴处转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想快点儿回家!”我忍!可是,怎么办,要忍出内伤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靳君迟以‘之字形’的路径往山下走,虽然背着我却走得又稳又快。

    很快就走到了半山腰,我把下巴抵在靳君迟肩头:“后面我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儿路不算什么,以前山地负重拉练,背的物资比你重,路也更难走。”靳君迟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当过兵啊?”靳君迟的话居然证实了被我否定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靳君迟只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当兵?”别拿什么保家卫国之类的漂亮话糊弄,我可不信。

    “家里希望我走仕途,大学毕业后就去当了三年兵,后来……出了些事情,就变现在这样了……”靳君迟的语气很淡,却不难听出其中的艰涩与落寞。如果是为了前途做铺垫,这兵当得一定很艰辛。毕竟那种搭花架子从军经历,实在端不上台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比较喜欢当官?”这个答案我不能肯定,但是,从他的语气判断,靳君迟不太喜欢现在的事业。

    “谈不上喜不喜欢,反正……”靳君迟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了,“不是从政就是经商,并没有第三条路。其实,经商也好,从政需要顾及的东西更多。”

    无论从政还是经商,在普通人看来都是金光大道。看到靳君迟这不情不愿的样子,想必会觉得他身在福中不知福。可我却能领会到其中的苦涩,靳家这样百年不衰的大家族,需要每一代人花费心血去经营。无论从政还是经商都要做到极致才可以荫蔽家族,而这个‘极致’,并不是徒有其表或者随便做做就能达到的。常人只能看到身处巅峰的鲜衣怒马,却不知道高处不胜寒。那份荣耀背后是责任,更是不自由。倒不是说生活过得多糟糕,只是人总得陇望蜀不知足,唾手可得的东西都不觉得珍贵,得不到的才是最好。就像城里人到这里来享受田园生活,而这里的人,却要往城里去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,后来,我们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张嫂刚做完打扫。看到是靳君迟背我回来,有些担心地问:“桑小姐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会是这样,一下山就让靳君迟放我下来。可任我说得口干舌燥,靳二少爷一句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们闹着玩儿呢!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张嫂笑笑,“你做点儿面条吧,我们还没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张嫂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我悄悄地锤了两下靳君迟的肩膀,示意他把我放下来。没想到却换来靳君迟老神在在地开口:“嗯,再捶几下,这边也酸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靳总,你以为我是在给你按摩呢?

    吃完早餐,我们收拾了一下就回槿城了。恒隆与枫城景谌集团在城东开发区圈了一块地建高级住宅、写字楼还有商铺什么的。项目特别大,工程分了好几期。今晚是合作签约后的庆祝酒会,靳君迟作为恒隆的‘当家人’,必须出席。

    早上起得太早,回去后我先睡了一觉,暮色四合十分我才悠悠醒转。可能睡得有些久,脑袋闷闷的。我慢慢坐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睡饱了?”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23uszw.com/33/33409/11348277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3uszw.com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u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