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山花烂漫时 > 048、大雪冬至

048、大雪冬至

    “莫北。”耿浩轻飘飘地点了莫北的名字,莫北嬉笑着从座位上站起来,耿浩问,“刚复习的,你都听见了吗?上次期中考试,你就没把这两个单词写对。”

    莫北揪着衣裳,撇了下嘴角,只是茫然地看着耿浩,眼睛珠子转了转,理直气壮地说:“又不是我一个人写错,班上就没几个人写对的。”

    耿浩对于她的狡辩已经没了脾气。是,班上没几个人写对,班上一共就九个人,想说十几个人写对也没那么多人。最后,耿浩只能让莫北坐下,让她今天回去,把这两个单词一个写上二十遍,加深记忆。莫北当即就不乐意,想要跟耿浩争吵,耿浩一个眼神扫过去,她又安静了,只是嘴里咕叨着,“我就不写,你能把我怎么样!我就不写!”

    经过几个月的教学,耿浩发现自己之前上课时表现的脾气太软了,这些孩子在课堂上根本不怕他。所以他就学着在该严肃的时候表现的冷酷些,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不写的话,就按咱们的新规矩来,在外面跑上八圈儿。”

    耿浩说的云淡风轻,露出几分笑意来,显得很是淡然。这是王大华教给他的法子,说年级小的孩子吓唬两句还能听,年级大的孩子如果不听话,就只能靠罚,不罚不长记性。耿浩通过实践,证明王大华说的是正确的,就想出了跑步惩罚。跑步有益身体健康,正好现在到了冬天多跑跑还暖和。

    教室外面的场子,一圈下来也才一百来米,跑上八圈也就八百来米,这对莫北来说是能承受的运动量。她既累着了,又不过火。

    耿浩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都想写一篇论文,论一个善良的老师是怎么被逼得“残暴”的。最开始罚学生的时候,他还是挺有愧疚感的,王大华安慰他,当面对一群调皮的学生的时候,天使都能折翼变成魔鬼,还把刘嘉拉出来做例子。说刘嘉最开始教学生的时候,那是一个温柔似水,后面被逼的,上课不吼上几句那才是稀奇的。

    听了王大华的话,耿浩现在罚学生的时候,脸不红心不跳,没有了丝毫的罪恶感。

    莫北喜欢跑上蹿下,但是不喜欢跑步。她之前第一次被罚,和耿浩对峙说不跑,耿浩就把她赶回了家,专门去家里给莫丰江夫妻俩说明了实情。

    莫丰江夫妻俩从来没关心过莫北的学校情况,莫北自己也从来不会说,听完耿浩的反映,只想不能让莫北休学在家,直接就威胁莫北乖乖按老师说的做。莫北不听耿浩的,但不能不听老爸老妈的,只好乖乖地跑。

    从此莫北就过上了每天没事儿跑两圈的生活,她的体力在适应,惩罚的圈数也在不断增加,从两圈儿一直加到了现在的八圈儿。

    如今听见耿浩又要罚她,莫北立马不说话了,把桌面上的东西往旁边一扒拉,自己整个人趴在桌子上,自己默默地郁闷。她的同桌是个三年级的男生,平时脾气软,看见莫北把一张双人桌占了三分之二去,也只能忍气吞声。谁让莫北还是村子里的小霸王呢?是小孩子不敢随便惹的。

    “莫北,是不是嫌八圈儿少了?”耿浩悠悠地问了一句。坚信在他的鞭策下,莫北以后没准儿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长跑运动员。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耿浩也不会骄傲地揽功劳,这一切都是莫北自己努力挑战课堂制度的结果。

    莫北慢吞吞地坐起来,满不情愿地回话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听讲。”耿浩最后提醒了一句,继续之前的课程,“接着刚刚的来,接下来,我们听一段录音,你们把我刚说的问题的答案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耿浩按动复读机的播放键,“咔”的一声,复读机开始缓缓转动,发出轻微的摩擦声,下一刻里面响起一个女播音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号下的雪并没有存上,只是把地面濡湿了一片。第二场雪再下的时候已经隔了一个多月,好巧不巧,一直下到了冬至。冬至这一天又是周日。

    张南在下第一场雪之后的半个月就给耿浩打了电话,说是县城过两天要下雪,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县城转转,看看雪中的黄杨县是怎么样的,还说他们可以一起南屏山上看。他们来了黄杨县小半年,张南和耿浩还没去过南屏山,孙赫早就带刘凤雅去过了。

    耿浩当时正好接到黄校长的通知,说是周末会送煤炭去学校,让耿浩帮忙接收,就没和张南约成。张南当时就说,他看过日子,冬至又是周末,可以再一起去城里过冬至。耿浩还是没答应,说是冬至有约了。张南还好奇他能跟谁约,调侃是不是村里的哪家姑娘。耿浩就说是个大姐家,平时对他跟亲弟弟一样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第二天钟秀就跟耿浩说,钟灵邀请耿浩冬至去家里吃饺子,问耿浩有没有时间。耿浩当即就咧嘴一笑,说是有时间。钟秀笑的比冬日的暖阳还暖,直说这回算是提前预约到了。耿浩也没多解释,只是说麻烦钟灵大姐每个节日都惦记着他。

    后来黄姐得知耿浩冬至的时候在村里,也邀请他去自己家里过节,耿浩自然而然地都说了抱歉给推了。避免中秋节的情况出现,学生也都提前问了耿浩冬至那天的安排,知道他去钟家过节就赶紧回家报告给了父母,学生的家长这才放下心,没有再考虑耿浩。

    冬至早上,耿浩一打开门,清寒的空气夹杂着大雪扑面而来,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此时的门外存了厚厚的一堆雪,干净的没有一点杂质,就像一大张平整的宣纸,让人不舍得踩上去。在房檐下站定远眺,目之所及,树上、房顶上、山上,也全是白茫茫的一片,当真是银装素裹,好看的很。大雪还在簌簌地落着,从阴亮的天空中来,悄无声息地融入软软的雪面。

    坡下面小卖铺的老板已经开了门,感叹了一声雪下的真大啊,然后拿起扫把扫去门前的积雪,清出一小条黄泥路来。念及踩硬了会结冰,容易摔倒,耿浩也去村委房后面抓了个大竹扫帚,把雪往两边扫,清出一条两人并肩宽的路来,扫到坡边,直接把水泥台阶上的学也给扫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天气是格外的冷,耿浩被寒风吹得直往外呼气,希望暖和的二氧化碳能给他的脸颊带来一丝温暖,但气体一呼出去,就凝结成了白雾。不多会儿,他的脸颊、耳根、双手关节处都冻得发通红,隐隐还有些发疼。

    他一直忍着扫到了坡下面,才把竹扫帚的把儿夹在怀里,不停地搓着双手,发热的太慢就直接把手放到脖子上,靠体温来加热,双手是不怎么冷了,他的脖子被刺激,浑身一阵阵的竖寒毛。

    “耿老师,你咋这么勤快哩,还帮忙扫雪。”小卖铺老板端着个火盆从漆黑的屋子里出来,把火盆放在门口,从门前墙根的柴垛子上抱了一把粗细不一的柴火,拿出打火机就开始烧火盆,嘴里还直招呼耿浩,“快点过来烤个火暖暖。”

    恭敬不如从命,耿浩几步就过去,把竹扫帚先倚墙搁着,一屁股坐上了老板递过来的凳子。除了小卖铺这里,其他家户也都起来了,把火盆放在门口开始烧火取暖。到了冬天,莫村人的娱乐活动不再是饭后散步,而是没事儿就聚集在谁家门前的火盆旁,喝喝茶嗑嗑瓜子聊聊天,能一坐坐半天。

    老板烧起火来十分利索,不会儿就起了大火,不光把身上烘热,还有了灼烫的感觉。耿浩赶紧抓着凳子往后挪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耿老师,你这屋子里有火盆没得?”老板开始跟耿浩聊天。

    耿浩道:“没,不过我平时都是躺在床上了,挺暖和的,不用烧都行。而且平时在学校,回来呆会儿也就睡了,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,你这天天的挺忙的。”老板说着就问,“你早上还没吃呢吧?我一会儿煮点黄酒,下点儿汤圆,你也来点?”黄酒就是米酒。

    “不了,黄姐来了,她等下就做了。”

    黄姐带着帽子,也不打伞,双手插在厚袄子的袖子里,猫着身子自己找暖和,穿着花布棉靴大步走过来,踩得积雪嘎吱嘎吱响。等黄姐走近了,耿浩发现黄姐的脸也被风雪刮得通红,赶紧把自己的凳子让了出来。招呼着黄姐:“黄姐,来烤烤。”

    黄姐就是看着路往前走,没看见耿浩,听见有人叫她才看见,咦了一声就笑了:“你咋一大早坐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耿老师早起就把村委前儿的雪给扫了,可勤快哩。”老板替耿浩先把话给答了。

    黄姐咂舌:“耿老师这么勤快呢?那你可得好好烤烤,饭做好了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耿浩忙答应。

    黄姐边走上坡还边高兴地念叨:“这有了水泥路就是好,就算下雪了,这上下走也不带打滑的。”

    下过雪之后天更冷了,耿浩本来提过让黄姐不用再受着寒来做早饭,他自己随便弄点就可以了。可黄姐硬说没关系,每天早上照常来。

    钟秀跟耿浩说,给他做早饭是有工钱拿的,黄姐平时在家也没挣钱的事儿,好容易能靠给村委做饭挣点儿,肯定是不会轻易不做的。每回钟灵请耿浩去家里吃饭,黄姐做不了,少做了几顿,心里也是不高兴的。自此,耿浩也不再说了,只管自己好好吃着就是,但钟灵邀请他吃饭的事儿,他是真控制不了。

  http://www.23uszw.com/49/49713/1778971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3uszw.com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u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