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继绝环 > 第六十五章 姥爷山

第六十五章 姥爷山

    段有一笑,道:“兄弟就兄弟,勿再胡乱称呼,先顾自个吧,你看看后面。”

    段丰回头间,就见一里左右,又有二十几人跟着,这边快,他们亦快,这边慢,他们亦慢,显然是城门口那伙泼皮贼子,吃定他们的。

    段有问段奎:“奎叔,这条道你可走过?”

    段奎点点头,说:“前面十里许,是一叫鹞子沟的地方,估计南凉人要在那里对西凉人下手,鹞子沟这边,有一山,叫姥爷山,山前地势宽阔,适合游斗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段有说,“我们就在姥爷山前动手,解决身后贼人,帮不帮西凉人,到时看情形。”

    段有对那西凉儒雅少年印象不赖。

    姥爷山不时即到,不高,无树,坡缓。山上却立有十余骑,山下传来厮杀声。

    段有四人赶至近前,却见山前宽阔处,西凉人正与百十名南凉军士斗于一处,南凉红脸华贵少年却在山上悠闲观斗。

    段有看得片刻,即对西凉人心生佩服。那儒雅少年让两壮汉兄弟缠住对方将军,指挥其余人守圈成圆,每人使一招后即移动,圆圈恰似靳鑫飞轮旋转,挡者非死即伤,南凉军士一个接一个倒地,西凉人却守得密不透风。如此下去,南凉人虽人数众多,要胜西凉人却无把握。

    正斗间,前方一阵呐喊,就见山坡上又杀来一支南凉军队,正是段有一行最先遇到的百十号人。其带头将军吼一声,下马冲入战阵,助后军将军双斗西凉两兄弟。

    那两兄弟渐渐不支,儒雅少年急飞剑相助,三人斗两人,堪堪抵住。

    此时,尾随段有四人的二十几人也赶到,为首一四十多岁阔脸汉子,目光阴戾,望向段有几人,却不动手。

    场中情形已然对西凉人不利,无儒雅少年指挥,加之南凉人改变战法,策马强冲,圆圈时转时停,破绽频出,不多时,西凉人即有八、九人死伤倒地。

    那儒雅少年忽然向山上喝道:“秃发檀兴,放过我手下众人,我随你去,如何?”

    就见山上红脸华贵少年哈哈一笑,大声说道:“李歆,方才你不肯投降,伤了我四五十人后方求饶,你觉得本太子会答应吗?你手下人命值钱,难道我手下人就命贱?岂有此理!孩儿们,给我杀,杀光西凉奸细,活捉李歆!”

    “杀光西凉奸细,活捉李歆!”南凉军士发一声喊,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李歆高叫一声:“西凉好汉们,咱们拚死一战!”

    十几个西凉人亦轰然出声,士气大振,人人发狠,豁了性命。

    但终是寡不敌众,不到小半个时辰,西凉人仅剩李歆与两壮汉兄弟,皆血浸衣袍。三人支撑片刻,即受伤被缚。

    秃发檀兴策马至李歆三丈处,居高临下,戏谑道:“李歆,想不到你西凉国堂堂太子,竟成我阶下之囚,哈哈。”

    李歆“呸——”地一声,斥道,“秃发檀兴,前日我刚与你父王签订书文,两国互不用兵,你今番扣我,就不怕烽烟再起?你可担当得起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秃发檀兴说道,“你与我父王签了书文,可未与我签,前日在我南凉朝堂之上,李歆太子风流倜傥,挥洒自如,未曾想现时成阶下囚,仍不将本太子放在眼里,我愈发不能容你!李歆,我将你这西凉奸细擒下,关入我太子府秘牢,何人能知?你自求多福吧!”

    段有心中暗笑,这秃发檀兴,分明是炉火攻心,昏了脑子,竟瞒了其父秃发傉檀,闯了此等大祸事!一国太子如此,看来南凉危矣。

    便要策马绕行。

    刚要动身,秃发檀兴一指段有四人,喝道:“尔等哪里走?听到这等机密大事,还能活着离开?尔等脑袋被驴踢了?”说着哈哈笑起来,南凉军士亦附声而笑,怪怪地瞅着段有四人。

    段有冷哼一声,正要发话,身后阔脸汉子大声说道:“禀报太子,此四人是北凉奸细,盗了敝帮财物,想要逃走,我追赶至此,请太子下令,敝帮当奋勇向前,擒了此四个北凉奸细,交由太子发落。”

    秃发檀兴一笑,说:“令吾帮主,这四个奸细就交由贵帮处置吧,做干净些。”

    段有一听,已知阔脸汉子乃是湟帮帮主秃发令吾。见二人要杀人灭口,心自冷笑,也不说话,慢慢向秃发檀兴靠近,看似心怯,被秃发令吾逼得一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突然,段有呼地从马上跃起,向秃发令吾一扑,众人尚未反应过来,就见段有在空中如大鹏疾掠,却落在秃发檀兴坐骑上,勒住其脖子,喝道:“都退下!”

    这一下突起变故,南凉众人皆是一愣,就见两雉翎将军作势欲扑,段有手持竹棒,叱道:“不怕死就上来!”秃发檀兴亦说道:“两位将军且慢,看来是误会。”小命被攥时,他倒是不笨。

    那两将军立足,望着段有,目光狐疑。

    秃发檀兴在段有臂下,小鸡也似,身体颤抖,说:“少......大侠,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段有冷哼道:“你不是要我等命吗,怎的成了误会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开玩笑,开玩笑。”说着喊道,“都让开,让大侠们赶路!”

    段有臂下一紧,不再理他,竹棒一指秃发令吾:“令吾帮主,你方才说我等盗了贵帮财物,是何财物,数量多少?我赔你。”

    秃发令吾支唔间,一望秃发檀兴,脸上冷汗涔涔而下,说:“未盗未盗,大侠怎会盗敝帮财物,是......”又看一眼秃发檀兴,“是敝帮盗了大侠财物,敝帮如数奉还。”

    段有“嗨——”地一笑,“如数奉还,那是多少?”

    秃发令吾思索间,段有说道:“令吾帮主,你也别逗你家太子开兴了,我给你个提示,你说,江湖之人若是收人钱财,替人办事,最讲究个甚么字?”

    “信,信字。”秃发令吾嗫嚅而道。

    “照呀。”段有说,“三个多月前,有人花费钱财请贵帮找寻一人,你可尽力?”

    秃发令吾一怔,继尔一惊,说道:“大侠教诲得是,我们知错了,这便双手奉还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段有说道,“钱财乃身外之物,既已舍出,又何必讨还?”他本想让其归还昧陈忠之钱,又想若是如此,倒让人小觑了他,便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段有又看向南凉两位将军,刚要发话,其一人倒先开了口:“敢问大侠,可是北凉高沟堡段有大侠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段有“欸”了一声,不只段有,李歆身边两兄弟亦“欸”了一声,南凉军士中则是一阵躁动。

    段有说:“将军贵姓,何以识得在下?”

    南凉军队哗地一下围拢而来,望段有眼光却露敬佩。

    那两位南凉将军齐向段有抱拳行礼,其一说道:“末将名叫秃发俱延。”又介绍另一个,“他叫秃发文支。段大侠一根打狗竹棒打遍天下无敌手,魏国平城擂台之上,铁掌击败刘勃勃,竹棒勇挫靳鑫,神勇夺冠,大长我凉州人志气,大扬我凉州人之名,凉州人人以段大侠为荣,今日得见,实是末将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段有一笑,说道:“俱延将军,文支将军,你等先别戴高帽于我,你二人颈上人头即将不保,可曾知道?”

    两人一怔,秃发文支说道:“段大侠要为西凉人讨个公道?然西凉人亦伤了我南凉五六十名勇士,可又咋说?你既为江湖上一代大侠,当不会偏刃斧头只砍我们吧?”

    段有心内发笑,说:“文支将军,秃发檀兴脑子被驴踢了,难不成你等亦糊涂了?”望一眼李歆,见两人仍不明白,干脆挑明,“此西凉李歆太子,我并不相识,亦无意帮他,然则你二人身为将军,总该知晓私拘一国太子的利害吧,他来南凉何干?来时西凉国主知否?若是西凉向南凉要人,亦或举兵前来南凉,秃发傉檀国主会杀了他笨儿子?要瞒傉檀国主?这二百多人,皆能守口如瓶?”

    秃发俱延、秃发文支二人大惊失色,忙向段有行礼:“多谢段大侠提点!”继尔向秃发檀兴说道,“太子,此事确实行不得,若是国主知晓,太子......那几位王子可一直念着太子之位呀!”

    太子如筛糠般发抖,无力地挥挥手。两将军忙亲手解了李歆等三人束缚,连连赔罪,并指挥军士葬了死亡之人。之后两人又向段有致谢,说多亏段大侠,免了一场大祸。

    段有便放了秃发檀兴,南凉人惶惶离去。

    李歆与两个壮汉过来,向段有一揖到底:“段公子,大恩不言谢,但凡有遣使,李歆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段有还礼,懊悔而道:“太子切勿这般说,段有本应及早阻止你们厮杀,但我一则不知熟是熟非,不敢妄动,再则西凉南凉与北凉时有交战,我身为北凉人,一早就存了两不相帮之私心,倒是害了两边几十号军士,唉——”

    一旁段奎接口道:“前时我家公子倒有心帮太子,若是太子有性命之忧,公子定会出手的。”(到纵横中文网看正版《继绝环》)

  http://www.23uszw.com/58/58717/2061313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3uszw.com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u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