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入赘狂婿 > 第155节 华孟婆

第155节 华孟婆

    京城嫦娥会所,创建十拉年来,一直屹立在其它会所务必要仰视的高度。

    会所老总姓华,叫华孟婆,很奇怪的名字,也是个很奇怪的女人。

    基本没得女人的名字里,叫做孟婆的,不见她人只听到她名子的话,会让人自然想到驻在奈何桥边孟婆。

    说起她的人奇怪,全是因为谁都不晓得她的来路,她的后台是哪个,她是否结过婚,只晓得十拉年前会所初建时,她就是老总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要想在阔少多如过江之鲫的京城立住脚跟,带领嫦娥会所一直是会所领头羊,说是不会碰到刁难,那笃定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八年前,当时自诩西城大少的王大少,酒后硬要图谋不轨某女服务人员,被华孟婆下令砸断双腿撂出会所,在外嚎叫一天才被王家弄走,事后却正常运营后,就再也没得哪个不晓得好歹的,敢来会所闹事了。

    也是从那一年开始,华孟婆就不再轻易露面了。

    当一个女人的后台,来路,相貌甚至名字,都没得办法被企望晓得的人们晓得时,就会跟神秘这个词联系上了,有关她的各种传闻,就会悄悄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人们就这样,当不管长多大脸,用什么伎俩都见不到华孟婆时,那么就会开始各种揣摩,神不知鬼不觉间把她捧上了神坛。

    神坛,原本是祭神用的高台,放在华孟婆这儿,就成了神秘的高台。

    华孟婆三十出头了,但依然保持着十几岁女孩才有的容貌,特别是她的身子,冰清玉洁,无处不散发着狐媚,让男人见到后就像喝了迷魂汤忘乎所以,顺从的任她摆弄,直到所有的精力被吸干,变成一具行尸走肉,而她却变得愈加狐媚迷人……这就是她名字的来历,也是争相流传的猜测。

    这个流传多年的猜想,在去年被新的猜想所代替了。

    去年农历七月十五的那个午夜,乌云密布,一个上夜班的保安,看见有个身着黑衣摇曳生姿的女人,从某处大门走了外来,沿着长街孑然前行,背影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保安很惊讶,定睛细瞧,那不是紫禁城吗?多少年了,每天下午五点多,绝不超过五点半,大门都会锁起来,任何人都不允许随便进出,这个女人是怎么走外来的呢?

    保安的第一反应就是看见鬼了。

    同事都说他是老上夜班眼可能是花了,要不就是上班睡觉,梦游了,也就没把这当回事。

    保安也认为自己是这样,笑了笑就趴在桌子上,小睡一刻儿……他在睡着后,就再也没醒来。

    可他在死前看到有个女人从那里走外来,最后消失在嫦娥会所这个事,却快速传说了开来。

    很自然的,这个传说就跟华孟婆挂上钩了,人们以为终于确定了她的身份,前明朝某公主的后裔。

    不过,每逢农历七月十五的夜里,华孟婆都会去祭奠祖先,这么多年来从没断过,也从没被哪个发现过,贼大胆的保安遇到了,好奇心害死猫的事再一次发生,他偏要去看个究竟,结果却死了。

    保安死后,就再也没得哪个想见华孟婆了,甚至私下里说起她时,还会感到身后发凉,好像有看不见的孟婆,端着一碗汤在后面吹一样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,死丫头,毛手毛脚的。”

    华孟婆抬手,拿开了那只要在她领口探里去的小手,娇骂的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南宫小乔一脸的憨笑,调皮吐声:“华姐,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跟传说中的一样,心脏有没得跳动呀。呵呵,有没得心跳我还没试外来,不过你那两座土丘,还真是让我也艳羡的不得了。啧,这得要多少男人,辛苦多少个日夜,才能开垦出这么雄伟的土丘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死丫头,再敢瞎讲胡话,我撕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华孟婆翻了她一眼,看她假装又要瞎摸,快速从沙发上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,南宫小乔满眼放光的盯着她双腿,夸张的说:“哇哦,黑丝小女人,钓丝最欢喜的啊。尼玛的,要是我是男人那该多爽?肯定会把你这双大长腿支在肩膀上,化身打夯机,夯呲夯呲的打个够……”

    对出身上流豪门贵族,在外人面前一直是只能远看,不可以亵渎形象的南宫家小姐,现在却是一女牛虻的样子,华孟婆既发笑,又无可奈何,只有给她一个白眼:“好了,不皮了,到健身房看看吧。我估摸着,建仁这当儿应该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南宫建仁后,南宫小乔的牛虻嘴脸立马收起来,轻轻叹了一口气,抬手扶着脑门:“唉,华姐,你说这个事,是不是我做错得了?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华孟婆摇了摇头,小声说:“要是我是你,我也会这样做。毕竟萧家都坐视不救了,建仁要是出手,得罪的不仅仅是苟家,还有萧家,这个道理再明白不过了。被萧家放弃的那个小丫头,还远没得让建仁放弃大好前程,树立两大竞争对手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道理是很明白,建仁好像也没责怨我没告诉他,可我能觉察到,他对我的态度冷多得了,心中窝着一团火。”

    南宫小乔苦笑着摇头,又开始爆粗口了:“他娘的,当初姑奶奶哪儿晓得,苟家那不成器的呆逼,去双龙找萧若水,就为了一张鞋业联盟大会的请柬!毋庸置疑,萧若水对我也抱有了一定的看法。哼哼,有机会,我笃定会让苟家那个废物好看!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,哪个这么大本事,居然能做得到我,还有苟家都办不到的事,给萧若水弄到了鞋业联会的请柬,还是VIP级别的呢?”

    南宫小乔秀眉紧蹙,左手轻挠着下颚,在沙发后面来回走着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重要了,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让建仁再开心起来。”

    华孟婆沉吟了下,说:“我是这样想的,为帮建仁挽回在萧若水心中所失的先机,我可以组成一个商业界专业的精干团队,给你打前站,到双龙市帮萧若水经营时代集团。我相信,就你的才能,要想帮建仁补上跟那小丫头的间隙,应该没得问题。”

    南宫小乔早就跟萧若水说好了,要安排一个专业团队去双龙市,希望能在最短时间内,让时代集团取得最大成就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妈妈身体健康的因数以及苟来富陡然出现等原因,她只能把这个计划暂时搁浅了。

    现在华孟婆主动说了外来,而且南宫小乔相信,她所推举的商业团队,业务水平笃定是超一流的,真要去帮萧若水,时代集团想不做强都很难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说的哪儿不对?”

    华孟婆有些纳闷:“用这眼神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华姐。”

    南宫小乔少有的认真态度,看着华孟婆:“你这样帮建仁着想,而他却对萧若水情有独钟,这对你太不公平了。我一直觉得,我该跟建仁好好谈谈,让他晓得你对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华孟婆打断了她的话,低头盯着脚尖放低声音说:“建仁比你我想象的都聪明,有些事根本用不着你提醒,他心里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们之间那层纸不捅破,他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乔,他只是把我当姐姐,就像对你。”

    华孟婆又一回打断她,轻笑了下转身疾步走出了屋子:“好了啦,咱们去健身房去看看吧,建仁运动的时间太长,会劳累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小乔无奈,只有心中轻叹一声,跟了外去。

    门外走廊里,站着数名黑衣大汉,看见华孟婆外来后,齐崭崭的弯腰低头,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华孟婆脸上依然挂着冷傲的笑……她从来都是这个样子,就好像别人拿刀子捅她一刀,依然是这模样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总是一个表情时,那么就算是笑,也会让人感到空洞,诡秘。

    嫦娥会所高四十八层,但四十六层以上,就是顾客止步的了,这两层是华孟婆的天地,她住在四十八层,顶层则跟天台相连,配有健身房,露天游泳池等娱乐设施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华孟婆刚走到健身房门前,就听到有男人嘶哑的暴喝声,从里面响起,秀眉微微挑了下,一抹心疼的神情,从双眸中飞快的闪过。

    南宫建仁在人前,从来都是一副近乎到完美的绅士风度。

    只有在三个场所,南宫建仁才会从绅士,变成一只饿极了的豹子看到一猎物一样。

    外出贯彻施行某项命令时;国稳的机密训练场上,再就是嫦娥会所的健身房内了。

    或许,只有在这三个地方的南宫建仁,才是真正的南宫建仁吧?

    在这儿,南宫建仁用不着有任何的隐藏,和一点点的顾忌,想做什么,华孟婆都会尽最大可能的满足他,也从没得让他失望过。

    今天他来嫦娥会所后,只对华孟婆有一个要求:要她身边功夫最好的几个保镖,陪他到健身房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华孟婆不会问什么原因,立马就派了七个人陪他练,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。

  http://www.23uszw.com/59/59079/2061313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3uszw.com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u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