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旧日之箓 > 第471章 影响和收获

第471章 影响和收获

    剧痛从身体的每一寸传来。

    当张心晦抗下魔染,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正随着崩塌的漫天碎岩一同飙射而出,如流星一般朝着山下落去。

    他努力控制着四周的玄黄一气飞速钻入身体,填充着血肉和骨骼,再次支撑肉身。

    雨水飞速治愈着伤势,狂风托举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但刚刚稳定下来,伴随着大气尖啸,一道巨影已经冲破漫天烟尘,再次向他袭来。

    张心晦咬牙控制着玄黄一气和对方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沿着山壁疾驰而下,所过之处山石崩裂、烟尘冲天而起化作一圈圈气浪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心晦再次被一拳猛得击飞了出来,紧接着楚齐光脚下一踏,伴随着大片岩壁的破碎,他已经再次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此刻在场观战的大部分人都能看得出来,面对化身巨人的楚齐光,张心晦已经彻底落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众人就这么看着这名皇天道的教主被楚齐光一路追着疯狂殴打。

    伴随着山石崩裂、大片的草木化为灰飞,两人一路从山巅打到山脚,又从山脚打回了山巅,直打得整个天星山烟尘冲天、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张心晦这名入道仙人的强横形象似乎也随着楚齐光的拳头……被一拳一拳轰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最后一拳轰碎了护身的玄黄一气,张心晦身上爆出了一团团血雾,便朝着地面倒去。

    楚齐光看着强撑着半跪在地上,浑身鲜血淋漓的张心晦,淡淡道:“你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伴随着大量炽热的白气从体内爆发出来,他的身形已经开始缓缓收缩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张心晦怒目圆瞪,开口喝道:“变回去!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输!继续打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时,他猛地吐出了一大口血。

    张心晦能够感受到自己此刻的状况有多糟糕。

    化身巨人后的楚齐光……力量凶猛得无与伦比,是他迄今为止遇到过的拥有最强肉身之力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他在遭到魔染袭击的那一刻,几乎是毫无防备地承受了对方的全力攻击。

    不论入道仙人还是入道武神,大部分这个境界的强者都属于攻强守弱。

    此刻张心晦能感觉到体内的骨头已经粉碎了大半,五脏六腑像是火烧了一样,脑袋昏昏沉沉,甚至连视线也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放在普通人的身上,恐怕这样的伤势早已经死了十次。

    就算是张心晦这样的入道仙人,此刻也不过靠道术的力量强自支撑而已。

    但张心晦无法接受这一战的失败。

    如果败了,他在教中的威望将一落千丈,皇天道的股价也会一路暴跌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一次约战之前,他就已经将大量资金转化为了自家的股票。

    如果股价暴跌,那过去数十年积累的财富都会因此而大量蒸发。

    雍州内无数购买股票的信徒也会受到席卷,面临精神和物质双重打击。

    信仰之力也很有可能会因此下滑,再导致道术、符水的威能降低,全教实力下滑……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后果让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。

    他此刻瞪大了一双眼睛,擦了擦嘴角留下的血来,便控制着体内的玄黄一气,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楚齐光!”

    “还没结束……我们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张心晦一脸狰狞地看着楚齐光,此刻就像是红了眼的赌徒一样。

    他隔空一掌拍出,道道玄黄一气已经化为一只巨掌,狠狠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面对张心晦的反击,楚齐光仅仅是一掌随意拍出,扑面而来的玄黄一气便被撕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出此刻的张心晦完全就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楚齐光淡淡道:“张心晦,收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趁我现在还不打算杀你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楚齐光的确没打算杀死张心晦,毕竟皇天道虽然是朝廷定义的邪教,还联系着皇天上神这种不明底细的‘神灵’。

    但对方在雍州的确有着稳定局势的作用,如果杀了张心晦,反而会导致整个雍州一片纷乱,不方便楚齐光以后打主意。

    而听到楚齐光这番话,张心晦身形微微颤抖了一下,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对方扔在了地上,狠狠地践踏。

    他张口一吐,道道符水喷涌而出,接着口中念到:“四请皇天动……”

    楚齐光的身形陡然闪现到了张心晦的面前,一指头弹在了对方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轻响中,张心晦的施咒被直接打断,整个人翻滚着飞了出去,再次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楚齐光弹了弹指甲,看着地上的张心晦,冷冷说道:“我怎么说也是镇魔使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说要饶你一命,可不代表我会让你继续随意施展道术。”

    “不杀你,只是因为你的威胁可控,不要以为自己能无所顾忌了”

    张心晦挣扎着站了起来,他死死盯着楚齐光,不甘的目光如同凝结成了实质:“镇魔使?哼,永安那样的昏君,你还要替他效力?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,雍州会饿死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这一战输了,雍州又会死多少人?”

    楚齐光眉头一皱,体外的火焰罡气已经化为一道道触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论你输掉的后果是什么,原因就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话音未落,道道火焰罡气伴随着他指尖轻弹,已经激射向了张心晦的位置,将他的手脚一一捆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竟然是楚齐光赢了……我前天才把青阳商会的股票卖了!全买了皇天道的股票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入道仙人要比入道武神更强吗?”

    “楚齐光好大!”

    皇天道圣女秋月白听着周围人的议论纷纷,看着战场中的张心晦被楚齐光单方面的蹂躏,眼中不断流露出失落、不甘、耻辱等等神色。

    张心晦一直以来便是皇天道的支柱,是她们这些信徒心中的擎天柱,是被皇天上神所选中的人。

    但这样被神所恩宠之人,竟然就这么倒在了楚齐光的双拳下。

    秋月白和身旁的天女、魁帅这一刻都感觉到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击碎了。

    而楚齐光那强横无边的力量、霸道无双的身影,就像是带着炽热气息的烙铁一样,用最蛮横的方式,狠狠印在了他们的心头。

    不止是皇天道这一行人,来自大竺的鹰妖乔茨娜和卡蒂也是被深深震动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大竺,也没有出现过如此年轻而强大的入道武神。

    这种震撼便是楚齐光带他们来观战的目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犯人脑子里的知识已经快要被抽干了,楚齐光打算调教一番后,让他们做点更有价值的工作。

    一旁的陈刚、十三娘、雷玉书都还是第一次见到如今的楚齐光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全都双眼发亮的看着战场的方向,特别是雷玉书眼中已经全是崇拜之色,气血都兴奋地运转了起来,刺激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朱诺看着楚齐光的表现也微微惊讶:“好厉害,如果正面战斗的话,我可能也不是楚齐光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‘神枪’周俊彦看向楚齐光的目光已经无比凝重:“好个楚齐光,这一战竟然被他打成了这番模样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钟山峨呵呵一笑道:“总算是赢了,我的教导没有白费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出自朝瑶山,更出自他的门下,也算是他的弟子。

    今天楚齐光这一战让钟山峨也感觉到面上有关。

    周俊彦听了,似悲似叹地说道:“那又如何,武道终究有着上限,楚齐光应该快要摸到那天花板了。”

    更远处的位置,特地从京城来观战的刀圣马毅看的连连轻叹:“楚齐光……比在京城的时候更强悍了,简直是进步神速。”

    他试着将自己代入张心晦的位置,发现几乎是毫无办法,一定会被打得很惨。

    ‘还好江龙羽和楚齐光关系不错,我也应该和楚齐光处好关系。’

    ‘可惜,楚齐光偏偏修炼的是武道,如果他是以道术入道的话,会更加恐怖吧?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顶上。

    张心晦被道道罡气束缚了起来,几乎已经是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只能死死地盯着楚齐光,眼中的怒意和不甘好似要喷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道天雷从天而降,直接打在了张心晦的面前。

    道道电光朝着四面激荡,将楚齐光束缚张心晦的罡气一一撕碎。

    澎湃的雷劲蔓延在空气之中,化为一丝丝电光来回游走。

    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缓缓走入了战场。

    他扶住了张心晦,看向楚齐光说道:“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看着对方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:“皇天道的长老?”

    在他的求道者眼眸之中,对方的背后一共九道光环来回缠绕,散发出深不可测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乔智曾经说过,皇天道除了张心晦之外,还有一位潜修多年,修炼《五雷正法》的长老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名老者动手间的声势,楚齐光猜测对方就是那名长老了。

    ‘好像名字叫做……黄理升?’

    而看到又一名入道仙人陡然出现,山下隶属于朝廷一方的三位武神也是身形连闪,如三道流星般跨越山壁,直接站到了楚齐光的这一边。

    五大入道强者对峙,整个现场瞬间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观战者们更是下意识的屏息噤声,就好像看到了一场地震、或者一场火山、或者一场海啸即将爆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修炼《五雷正法》的黄理升目光淡漠地扫向楚齐光三人,眼中似乎时不时有电光闪过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,的确是张心晦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便到此为止,如何?”

    钟山峨盯着他说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黄理升淡漠道:“在下黄理升,皇天道的一位普通长老而已。”

    原本黄理升潜修多年,一心一意追寻天道,参悟《五雷正法》,早已经不理教务多年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张心晦事感今日约战事关重大,生怕楚齐光输了以后朝廷不认,又或者有其他朝廷的入道强者埋伏。

    这才特意找到黄理升,希望对方出手为自己压阵。

    原本黄理升隐修多年,根本不愿意管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但在张心晦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后,黄理升还是被说动了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张心晦的说法,一旦此战出了问题,皇天道股价大跌,到时候全教财富都要大缩水。

    那黄理升每个月发的银子也会大大缩水,到时候也没办法好好潜修了,说不定一把年纪了还得出来赚银子。

    而此刻见到张心晦一败涂地,黄理升在最后关头也不得不站出来保护对方了。

    ‘九环吗?’楚齐光心中暗道:‘那跟凤姐差不多厉害,但是比天剑宗宗主要弱。’

    ‘刚刚为了对付张心晦,我的知识又被遗忘了许多。’

    ‘赢了这个黄理升也没有太多好处,反而风险很大。’

    ‘我才18岁,还有大把时间可以进步,没有必要这么急。’

    楚齐光心中盘算了一番风险和收益,立刻果断放弃了开战的选项。

    他看着黄理升说道:“我本来也不打算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既然输了,总得留下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黄理升皱眉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楚齐光微微一笑:“让张心晦将身上所有的符水都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个要求,在场其他四位入道强者都是微微惊讶,没想明白楚齐光要这个干什么。

    楚齐光却是对刚刚张心晦施展的道术有些眼馋。

    正好他最近的狂信脊骨升到了七个,到时候可以带着这批符水去讨伐妖国。

    到时候巨人化再加龙之力,然后火焰罡气加上玄黄风暴,再开个皇天世界,战力稳稳地又可以上涨一轮。

    其他人却不知道楚齐光的这番想法,只觉得这皇天道的符水对楚齐光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因为符水只对信仰皇天上神的信徒才起作用,楚齐光拿去能干什么?

    黄理升疑惑地看着楚齐光问道:“你要符水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齐光随意说道:“刚刚看张教主一番施展,让我也对符水起了好奇,想要拿来研究一番。教主难道舍不得吗?”

    黄理升听了微微皱眉,心中暗道:‘研究符水?你一个入道武神能研究出什么来?如果我教的符水这么容易就被外道利用了,我们还传什么教?’

    一旁的张心晦满脸不屑,心中也是同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虽然他被楚齐光击败了,但也根本不相信楚齐光能从符水上研究出什么来,这完全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于是思量一番后,张心晦还是答应给出了符水。

    只见他手掐道诀,指尖便有一道道符水涌了出来,装入了楚齐光那边命人拿出来的瓶瓶罐罐里。

    张心晦不愧是能够制造符水的入道仙人。

    楚齐光这一下收获的天级、地级、人级的符水,足够他施展上百次的玄黄一气,数十次的龙之力,还有十多次的皇天世界了。

    收完了符水,楚齐光瞥了一眼满脸灰暗之色的张心晦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约战的话,我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看着楚齐光等四名入道武神离去的背影,张心晦暗暗咬牙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雍州如今必然会一片乱摊子等着他去收拾了。

    黄理升看着这一幕,心中轻轻一叹,想着早知如此,还不如让他来和楚齐光一战。

    但细想一番,在今天之前教中又有谁会想到张心晦会输给一名新晋武神呢?

    而随着楚齐光的离去,双方的这一战终于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张心晦和黄理升下山之际,却是看见了不远处的秋月白等人。

    望着圣女等人看过来的目光,张心晦面色一白。

    秋月白是他从小养到大的师妹,是一直崇拜者他的半个女儿。

    此刻被秋月白看到了自己最不堪的一幕,张心晦心中羞愤交加。

    他只能压抑着情感,装作没看见对方。

    而望着张心晦匆匆离去的背影,秋月白心头一抽,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数的观战者却迟迟没有离去,似乎还在回味着刚刚那超越了凡俗的一战。

    但是和上一次楚齐光在京城的战斗不同,这一战的消息注定将会席卷天下。

    属于楚齐光的传奇,在这一刻开始诞生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齐光和钟山峨、马毅、周俊彦这三位武神来到附近的一座小镇。

    楚齐光和三人打了一番招呼后,看向马毅说道:“马大人怎么也来观战了?”

    马毅开口说道:“你上次不是说了交换正法的事情吗?我就是为这个事情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钟山峨、周俊彦都是心中一动,看向了楚齐光。

    楚齐光立刻又将自己愿意拿出《须弥山王经》和他人交换正法,相互观摩的想法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亲眼目睹了楚齐光的表现,钟山峨和周俊彦都是心中一动,似乎也有了想法,不过此刻都没有立刻说出来。

    四位武神又聊了一番之后,周俊彦首先离开,回去了九边。

    紧接着钟山峨也回去了天曲府镇魔司。

    留下楚齐光和马毅两人准备交换正法。

    马毅直接将一串巴掌大小的铁板抛了过来,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这就是七杀学派传承的《伏妖刀》,你拿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接过铁板,没想到马毅竟然就这么把一门二十五正法随便抛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以他们两人入道武神的修为,这世上也没几个地方比他们身旁更安全了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刻写在铁板上的刀痕,求道者眼眸中传来连串的字迹。

    “伏妖刀。”

    “圣皇‘迹’传授给将领们的斩妖刀法。”

    “最初的刀剑是为了媲美利爪而被创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伏妖刀是专门用来猎杀妖物的刀术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随着猎杀的进行,有些刀客会沉湎于妖,渐渐失去人形的束缚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心中暗道:‘圣皇‘迹’?那就是建立前汉的人皇吧?第一个统一中原的人类。这《伏妖刀》竟然是他传下来的?’

    一旁的马毅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楚齐光想了想说道:“没有问题,不过我要换个地方参悟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顺便将《须弥山王经》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张心晦和黄理升回到雍州后不久,他战败的消息便愈演愈烈,眼看着就要向全州上下传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张心晦又遇到了另一场危机。

    “教主,请您暂时退位吧。”

    张心晦看着眼前的教内高层,还有魁帅之首的天佑将军,冷冷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天佑将军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压力,硬着头皮说道:“教主,如果放任股价这么跌落下去,教里就要没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不如让黄理升黄长老挂名教主之位……”

    教内众多高层们连宣传口径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是张心晦不敌楚齐光,但是新任教主黄理升一人于天星山上逼退四大武神,扶天倾于既倒。

    这样虽然现任教主输给了楚齐光,但替换上来的新任教主却比张心晦更强。

    到时候在为黄理升造势一番,在高层们看来一定能缓解股价下跌,说不定还能引来一波反弹。

    张心晦怒火中烧地看着自己这些手下,最后将目光对准了黄理升:“黄长老,你也是这么想的吗?”

    如今的皇天道原本十多年前来的更加鼎盛,这都是张心晦多年来的心血。

    让他将大权拱手想让,他是绝对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暴跌的股价,他心中又升起一丝无可奈何之感。

    黄理升叹息一声,他是真不想做什么教主,更不想管理什么教务。

    但他不做的话,股价一崩,那他的修炼经费都没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洞府的修缮、丹药的供给、手下仆人的衣食住行……那就都要靠他自己来负担了。

    黄理升无奈道:“我就挂个名,到时候实际教务还是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黄理升这番话,张心晦这才稍稍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很快皇天道教主退位、并让位给上代长老黄理升的消息,还有黄理升一人逼退四大武神,救下张心晦的消息都在雍州内转播了开来。

    张心晦表面上暂时退位,就在一处庄园内修养疗伤,但是暗中还是控制了皇天道内大半教务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他的威望下降,他也感受到手下的教众们已不如原来那么如臂指使了。

    这天他静静坐在一处凉亭内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伴随着金色的大门打开,一名身穿红衣的俊秀男子出现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看着凉亭里的张心晦,李妖凤冷笑道:“你输给楚齐光了?”

    自从上一次李妖凤大闹天曲府后,张心晦便一直派人南下联系对方。

    后来的联系虽然断断续续,却始终都有保持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李妖凤的问话,张心晦的脸上已经不像刚刚战败时那么焦躁。

    他冷静地回答道:“你如果是来嘲笑我的,那就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李妖凤说道:“哼,我才没这闲工夫,是南边有人想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张心晦好奇道:“谁?”

    李妖凤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又问出另一个问题:“他有一件来自皇天世界的礼物想要跟你分享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齐光带着马毅回到了天曲府。

    马毅被他留在了镇魔司内稍事休息。

    楚齐光却是来到城外,坐上重明鸟便飞向了妖隐村。

    一落到村中,他就来到了学校的位置,找到了一只趴在教室外的白猫。

    这正是当初主动找到楚齐光,本体乃是魔物的白猫。

    也正是和魔猫无意间的尝试,楚齐光才发现二十五正法似乎可以打开固定的虚空坐标,得到一些前辈留下的知识。

    比如血池、炼魔术,便是《不死药》、《须弥山王经》所带来的知识。

    而《万鬼录》因为创立时间太短,并没有从虚空中得到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今天楚齐光便打算试试这《伏妖刀》。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23uszw.com/80/80091/2952773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3uszw.com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u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