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旧日之箓 > 第478章 抄家

第478章 抄家

    黑暗之中,一道兽影猛地跳入了院子,嘴中发出一阵低吼之声,腥臭味随之涌了出来,朝着四面八方散去。

    衙门里,巡抚手下标兵们听到动静,立刻朝着兽吼声爆发出来的方向聚集了过去。

    火光的照耀之下,兽影的真面瞬间目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名标兵看了微微一愣:“两耳尖长,形似犬……是犼?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但还没等他吼出声来,被称为犼的妖兽已经冲入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这妖兽行动如风,随意一个冲撞便是一片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一双利爪则是如钢似铁,轻轻一跃便在地上留下深深的爪痕。

    妖兽这么一路冲向衙门后院,所过之处非死即伤,带起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标兵们一个个开始迟疑不前,只有凝雨怒吼一声,浑身筋肉在气血灌注下一阵膨胀,直接挡在了妖兽的面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兽一人狠狠撞击在了一起,爆发出一阵火热的气浪,双方脚下的青砖寸寸碎裂。

    凝雨的脸色一白,心中惊讶起来:‘这妖兽一身蛮力爆发出来比横练的五境界高手还厉害,尖牙利爪比得上神兵利器……府城里怎么会冒出来这种凶兽?’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双方一阵激烈交手,凝雨一个不查,犼兽的爪子已经带起阵阵腥风,猛地轰向了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眼看着爪子距离她的胸口一寸寸接近,道道锐利的气流刮得她脸颊生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手掌如同穿梭了空间一样出现在两者中间。

    那手掌如同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,让现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将目光集中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极速的冲撞下,犼兽的利爪狠狠戳在了那手掌的掌心中央。

    但手掌毫发无伤,反而是剧烈的反震将爪子震得皮肉破碎、露出了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接着手掌轻轻转动了一下,如同拨动了大气。

    道道罡气发出尖啸,好似漩涡一样暴散开来。

    犼兽在罡气旋转之下,从爪子开始螺旋拧转。

    那看上去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抓住了犼兽,然后像是拧毛巾一样用力一拧。

    噗嗤脆响声中,犼兽从爪子到胸腔再到驱干、后爪,转眼间被捏成了一团麻花,爆散出漫天血雨。

    楚齐光轻轻一掌扫出,罡气席卷之下,便将爆出来的漫天血雨聚敛成了一团,化为一颗血球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接着一阵高温传来,血水便化为一阵雾气飘上天空,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周围的标兵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,震惊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就这么一挡、一震、一卷的功夫,一个呼吸的时间也没到,刚刚还凶威滔天的妖兽便化为了地上的残破尸体。

    凝雨对此的感受更深,因为她的武道境界比这些标兵更高,才知道这头犼兽的力量、爆发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而这样一头凶兽,竟然像是一条小鱼般被人给摁死了。

    楚齐光拍了拍手,随口说道:“找个人收起来,其余人该干什么干什么,别凑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被楚齐光那一手给深深慑服了,下意识便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了。

    楚齐光做完这些转身便朝着书房内走去,凝雨连忙跟着进去查看李清云的状况。

    就看到这位巡抚正坐在书桌前处理公文,运笔之间神色如常,像是完全没担心外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显然有楚齐光坐镇,他是万分放心,根本不担心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楚齐光却是轻轻念道:“玄元无极,听我号令!”

    他体内的法箓‘神将’陡然发动,一口气就唤出了五名金光闪闪的护法神将,守在了李清云身旁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他们守在这里,我出去逛一圈,一会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楚齐光一步踏出,便消失在书房里,他在凝雨眼中越发神秘起来。

    她惊讶地问道:“中丞,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?能召唤护法神将,莫非是龙蛇山的高手?”

    李清云没有这个回答,只是一边看着公文,一边说道:“反正蜀州之内,不会有比他身边更安全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安危你不用担心,接下来要查一查到底是哪家动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巡抚衙门上百米外的一处街道上,几名身穿劲装的大汉正推着一辆马车,时不时朝着衙门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动静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放进去的犼兽被人降服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位巡抚老爷身边有高手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从他们背后的黑暗中幽幽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锦蓉府有茅、宋、熊三大家,你们是哪家的?”

    几人连忙回头看去,见到楚齐光的模样后,其中一人松了口气:“原来是个毛头小子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的天才毕竟是极少数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绝大部分武者的常识之中,武功的高低便和苦练的时间长短有关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,通过一个人的外表、年纪便能大致判断对方的武功水平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眼前的楚齐光看起来便不是什么厉害人物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们换一份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说着便一步踏出,周身罡气席卷而来,宛如一团行走的风暴骤然暴涨。

    惊叫声被狂风掩埋。

    伴随着楚齐光一步步踏出,他便带着周身风暴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他将眼前这几名劲装大汉裹挟在狂风之中,就这么带着狂风回到了之前的院子里,停在了李清云的面前。

    接着楚齐光随手一掌拍出,罡风便将几名大汉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审一审吧,看看这几个是哪家的人,这次应该就是他们动的手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天未亮,几名大汉便浑身是血地被拖到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负责审问的士卒开口说道:“他们都是茅家请的武师,那妖兽便是事先被茅家下了药,让他们送来以后又弄醒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茅家,竟敢向一州巡抚下手,果然是利欲熏心,胆大妄为。”

    李清云眼中寒光一闪,就要召集士卒,前去茅家拿人。

    一旁的一名幕僚开口劝道:“中丞!不可啊,这茅家在锦蓉府扎根上百年,与蜀州各地望族世代联姻,关系盘根错节,动了他家就怕是捅了马蜂窝啊。”

    李清云闻言冷笑一声,明明武功不高的他眼中却爆发出一阵让在场众人心惊的凶光。

    “盘根错节?打得就是这个盘根错节!把士卒们都喊起来,随我捉拿贼子。”

    巡抚是有手下的直属标兵的,几名幕僚闻言都是苦笑一声,觉得李清云还是冲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茅家庄园内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神色紧张地跑进了后院:“爹!不好了,那新上任的巡抚带兵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老者闻言却是冷笑一声:“来得好,这次让他铩羽而归之后,我看他还有什么脸搞清田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看看蜀州是什么地方,任他什么巡抚、进士,来了这也得给我趴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田地都是我茅家历代辛辛苦苦攒下来的,怎么能败在我手里?”

    这老者便是如今的茅家家主茅英,对他来说李清云搞清田那就是要割他的肉、放他的血,他绝不屈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楚齐光便和李清云一起带着手下士卒赶往了城外属于茅家的庄园。

    一路走去,便能看到庄园外田连阡陌,无数佃户正在劳作。

    茅家在锦蓉府发展多年,吞并土地那都是基本操作,附近的耕田早已经被占下大半。

    当地的百姓要么做了留下成了佃户,要么逃走成了流民。

    李清云在一旁感叹道:“茅家光是在锦荣府占的田,我估计起码就有三十万亩以上,每年上缴田赋的田地却不足千亩,手下的商铺、房产更是不计其数……”

    楚齐光笑了起来:“抄的就得是这种豪族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便看到前方足有上千名村民扛着锄头、镰刀,齐齐挡在了他们的队伍面前。

    最前一排站着的更都是老弱妇孺。

    显然李清云这边早有人走漏了消息,然后才有人组织人手堵住了他。

    看着农民们默默挡在这里,也不说话,也不动手的样子,李清云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些其实大都是茅家的佃户,照理来说他们祖上都是被茅家巧取豪夺占了耕田,双方应该是仇敌才对。

    但如今楚齐光和李清云带着人要来对付茅家,这些佃户却被茅家鼓动着前来阻挠。

    只因为茅家还在,他们还能当佃户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茅家要是倒了,他们无处可去,还担心被朝廷摊派比过去更重的赋税。

    在这些佃户眼中,朝廷比茅家更凶恶,赋税也比田租更恐怖。

    自从李清云开始住持清田,当地的百姓便多不配合,就是因为士绅豪右们散布谣言,说朝廷丈量了田亩之后是为了加重赋税。

    百姓们对此深信不疑,只因为朝廷在他们眼里就是如此,任李清云百般解释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现在也是一样,李清云喊了几句话,眼前的佃户们却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蜀州左布政使卞泰跑了过来,劝说道:“李中丞!茅家乃是蜀州的良善之家,每年都捐钱修桥铺路,资助寒门,是出了名的乐善好施啊。”

    “茅家绝不可能袭击朝廷命官,这其中必然有小人从中作梗,李中丞可不能被蒙蔽了。”

    李清云冷笑道:“侵占耕田,逃避赋役,攻击一州巡抚……然后每年花点银子修桥铺路、投资寒门,这就是乐善好施的良善之家了?”

    但左布政使卞泰只是第一个,接下来蜀州按察使、锦蓉府知府、府学教谕、清池县知县……一个个都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甚至连镇魔司的副千户韩爵永也跑了过来,不过他一看到李清云身旁站着的楚齐光就是身形一顿:‘这位怎么来了?’

    锦蓉府知府王轩还在那劝说道:“李中丞!有什么事情从长计议,万万不可激起民变啊。”

    原本这种‘民变’一出,再加上这么多官员上下配合,外来的官员哪怕是巡抚也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同流合污,要么被生生逼走。

    但李清云的面色却是越来越沉,迟迟没有说话,只是看向了一旁的楚齐光。

    楚齐光眼看到的人差不多了,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撇了一眼远处正眼观鼻、鼻观心,一动不动的韩爵永说道:“韩爵永,你过来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韩爵永还有点摸不太透楚齐光的态度,只是模糊说道:“楚大人,我听说这里有人聚众闹事,担心是妖魔作祟才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眼见平日里凶威滔天的镇魔司副千户,竟然在对方面前如此伏低做小。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官员都面带惊讶地看向了楚齐光,其中有几人的眼中已经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楚齐光淡淡道:“没什么好看的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韩爵永一点头,立刻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左布政使卞泰忍不住说道:“韩千户,你……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韩爵永想了想,还是提醒道:“你们放心,有楚镇魔使在,什么妖魔鬼怪都休想作祟,我还有公务要办,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几名官员立刻心中一震:‘姓楚的镇魔使……这么年轻……这人难道就是楚齐光?’

    伴随着越来越多人的目光聚集到楚齐光的身上,他就感觉到心里一股股邪火在往外冒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……一想到对方的身份,刚刚还在劝说李清云的几位官员立刻闭口不言,一个个像是入了定一样。

    只有左布政使卞泰收了茅家太多银子,此刻硬着头皮走上来说道:“可是楚镇使?这茅家乃是当地的名门望族,我看其中一定有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楚齐光冷冷地看着对方,压抑着自己的心病,眼中凶光一闪即逝,淡淡道:“滚。”

    卞泰脸上一僵,他贵为左布政使,执掌一州之政令,怎么说也是封疆大吏,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楚齐光转过头,看着还僵在那里的卞泰,冷冷道:“你这是想留下来,让我连你一块查一查?”

    卞泰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瞪着楚齐光,硬气地说道:“下官突然想起还有些公务要处理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卞泰这在场官职最高、收了最多银子的都这么灰溜溜地离开,其他几位官员面面相觑,更加息了为茅家说话的心思。

    甚至清池县知县还带了点看好戏的心态。

    他年纪比较轻,身体比较健康,所以一来上任没多久就中了茅家的美人计,两年来被这地方士绅手拿把掐,这知县当得憋屈无比。

    楚齐光又看向了那上千名佃户的方向,眼中的邪光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只见他开口一喝,道道声浪便席卷而去,如同是平地一声声惊雷。

    “还不速速散去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‘佛喉禅音’的作用,楚齐光的声音朝着四面八方传去,带着强烈的震慑,又激起声浪回应。

    “速速散去。”

    “速散去”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眼前的佃户脸上露出迟疑之色,已经有人在震慑之下向后跑开。

    却听一名大汉吼道:“大家别怕!这当官的不敢对我们动手!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抢我们的地!不能退啊!”

    人群中躲着的一些武者鼓动着百姓。

    他们离得太远,也没听到楚齐光和几名官员的谈话,还以为一切仍旧像计划的一样。

    楚齐光却是冷哼一声,目光扫向一名人群中一名獐头鼠目的武者。

    只见他身形闪动,眨眼之间便冲入人群,一把捏着后颈将对方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官逼民反!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当官的杀人啦!”

    看到楚齐光的动作,人群里其他几名武者都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更有一名一直藏在人群里的五境武者怒喝一声,身上气血骤然爆发,带起滚滚热浪已经扑向了楚齐光。

    这名五境武者乃是茅家的族老,虽然修到了第五境,但却从来没参加过武举,只因为蜀州这边天高皇帝远,在他看来待在这里可比出去当官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楚齐光扫了一眼扑来的五境老者,一拳隔空打出,便看到浓烈的罡气扑面而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五境武者怒吼一声挡向罡气,但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浑身爆裂,在惨叫声中化为漫天血肉散开。

    他被楚齐光直接一拳打爆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村民们立刻吓得连连尖叫,如同小鸡一样四散逃开。

    已经茅家的武者也惊叫道:“祖爷爷!”

    楚齐光十指轻弹,在‘万象罡流’的加持之下,他的罡气更加灵动、神妙。

    只见指尖轻弹之间,道道罡气便好似流星般飞射而出,将一名名惊叫的茅家武者打得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清云见此立刻手一挥,便带着士卒冲向茅家的庄园。

    看着那巨大的庄园大门,还有远处足有五六层高的小楼,他忍不住骂道:“那陈忠太监以前在京城外修的庄园都没这大,茅家一个小小的地方士绅真是鼠胆包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李清云的指挥,他手下士卒们猛地冲进了茅家庄园,见人就抓。

    楚齐光便站在他旁边坐镇。

    茅家家主茅英快步走了出来,来到李清云和楚齐光面前。

    他显然已经收到了消息,朝着楚齐光又是拱手、又是鞠躬,一脸恭敬地说道:“楚镇使,这次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,得罪了您这尊大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出两万两银子,只求您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笑了起来:“两万两?”

    茅英感受着对方逼视的目光,一咬牙一跺脚道:“五万两!我们茅家一共就这些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淡淡道:“抄了茅家,我一样能拿到这五万两。”

    茅英惊怒道:“楚镇使是一定要赶尽杀绝了?”

    楚齐光弹了弹手指,发出一阵气爆,只听他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茅家上下,今天一个都别想逃。”

    茅英的身后,一名少年怒吼道:“狗官!你含血喷人!我要上京城告状……”

    茅英目光瞪圆,心中后悔平日里对自家的子弟管束还是太松了,他伸手就想要阻拦这冲动的纨绔。

    却见楚齐光扫了对方一眼,眼前似乎有残影闪过,那少年便浑身爆出一团血雾,整个人已经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齐光摸了摸下巴,眼中似乎有寒光闪过:“还有谁要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茅英和其他几名茅家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,不停磕起头来:“楚镇使!您要怎么才能放我茅家一条生路?”

    楚齐光满不在意地说道:“你们杀猪的时候,会管猪怎么叫吗?”

    茅英恨恨地看着楚齐光,同时忍不住打量对方身后的大门,却迟迟没有等来一位官员为他说情。

    他这哪还不知道,他这是被蜀州的官员们给放弃了。

    那些官员通过茅家试探了巡抚的目的和底牌,结果就发现这底牌竟然是楚齐光,直接吓住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一箱又一箱的金银珠宝、绫罗绸缎从茅家庄里被运了出来。

    茅家的男人、妇孺更是全都被抓进了蜀州大牢,等着官府审理。

    有些茅家的亲朋好友还想要来回奔走,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却发现这蜀州的三司衙门、御史、知府……一个个官员不是病了、就是暂时离开,要么就是找不到人,竟无一人敢为茅家出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李清云以妖兽的事情为突破口,亲自审问茅家一干人等。

    转眼间一件又一件骇人听闻、残忍毒辣的案子被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茅家做了锦蓉府上百年的土皇帝,官府都管不了。

    什么草菅人命、欺男霸女、还有各种强盗行径简直是颦竹难书,审得李清云眦目欲裂。

    按他事后的说法,这茅家上下如果全杀了,那也许会有冤枉的。但如果隔一个杀一个,那必然有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严刑拷打之下,茅家又供出了许多当地其他大族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清云干脆贴出布告,开堂接受全府百姓上告。

    眼看茅家的人被抓,这一下如同是墙倒众人推,越来越多百姓来到李清云这边告状。

    不过百姓中也并非人人都是好人,一开始还是有真凭实据的,后来干脆诬告得越来越多,让李清云又不得不惩戒那些刁民一番。

    几天后,锦蓉府的另外两大家宋家、熊家也纷纷被李清云、楚齐光上门擒拿,一口气就从他们两家的地窖之中抄出了数十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再加上各种珠宝字画,还有茅家那边查抄出来的东西,总价值已经超过了上百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李清云立刻安排队伍,准备将查抄的银子运送到京城去。

    茅、宋、熊三大家的各种房产、田地有苦主的就被李清云归还苦主,找不到苦主的便被他就地变卖,打算凑出银子送回京城。

    不过当地能够吞下这么多房产、田地的实在不多。

    如今李清云卖又卖不掉,这玩意对他也没用,只想赶紧折价卖了,一下子有些犯愁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岭之间,乔智看着远处的人马,开口说道:“就是这支兵马,上了!”

    眨眼之间,漫山遍野都是妖怪冲了下来,朝着运送银子的队伍劫掠而去。

    不久后押送银子的队伍被劫走的消息便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清云听了惊怒交加,只觉得这蜀州真是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一旁的楚齐光面带杀气,寒声说道:“这妖魔怎么会知道队伍押送白银的路线?”

    “他们能呼啸山林,一定和当地士绅、土著有联系,我派镇魔司的人好好查一查到底是谁在和妖魔勾结吧。”

    李清云点了点头,又愁眉不展道:“还得赶紧把银子追回来,我已经上疏朝廷抄家的事情,要是收不到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云虽然是改革派,但也深深知道自家陛下的性情,说好的银子没了,必然在对方心中大大失分,还要被怪罪。

    楚齐光大手一挥道:“我在蜀州经营商会,还留了些银子,干脆就把这三家的田产吃下来,李大人你先拿这银子垫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些妖魔盗走的,我去追查,一定给你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清云原来对楚齐光经营商会以权谋私还隐隐有所不满。

    但此刻他却是管不了这些,连忙问道:“楚大人你能拿出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楚齐光想了想说道:“二十万两吧,我手里银子也不多啊,就拿得出来这点了。”

    李清云皱眉道:“二十万两?楚大人……再多一点能拿出来吗?”

    几天后,巴蜀商会便吞下锦蓉府内数十万亩耕田,还有商铺、地产无数。

    商会开始培训当地的农民们种地,就像是灵州的那一套流程,先后是天妖筑基法、然后是学习新的耕种技术、堆肥技术,接着是租地种田……

    类似的流程在灵州早已经改进过多次,如今被巴蜀商会拿来蜀州,稍稍改良一番便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而楚齐光、李清云的这一番作为,也在蜀州掀起无数波澜。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23uszw.com/80/80091/29674557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3uszw.com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uszw.com